牧野鹏飞面带笑意看着萧天南,笑容看上去显得有些友好。

    萧天南也打量着牧野鹏飞。

    从外表看,牧野鹏飞长得比牧野明泽和牧野星火要好看不少。

    虽然他气息内敛,并且在竭力散发友好的信号。

    但萧天南能够感觉得到,牧野鹏飞的修为要比牧野明泽和牧野星火强非常多,另外他也比那两位要骄傲很多。

    当然,牧野鹏飞的确有骄傲的资本。

    这家伙不仅仅是牧野长空的长子,并且他母亲还是音神曲无律的独女。

    曲无律在封号神王之中,虽然不算是很强的存在,但他毕竟是封号神王,身份尊贵,地位超然。

    牧野鹏飞作为曲无律唯一的外孙,自然也深得他的宠爱。

    有曲无律在背后给牧野鹏飞撑腰,牧野鹏飞的地位天然就要比牧野皇族的一众世子高出一个层面。

    可以说牧野鹏飞在牧野皇族的地位,那是仅比他父亲牧野长空,以及二王叔牧野天行稍逊一筹,剩下的那些皇子,都绝不敢在牧野鹏飞面前摆长辈的架子。

    萧天南心里有些不太理解,牧野鹏飞这家伙不好好在霸神的霸天宫内呆着,跑到这舍忧酒店干嘛?

    看样子,似乎还准备住在这儿。

    萧天南心中虽有不解,但面上却没有表露出丝毫异样之色,而是轻描淡写地问了句:“怎么?世子殿下亮出自己的身份,这是打算以势压人,逼迫我必须让步咯?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烦请跟我家殿下说话客气一些,否则别怪老夫以大欺小。”

    站在牧野鹏飞身边的白发老人目光锐利地盯着萧天南道。

    萧天南剑眉轻挑,淡淡地看了白发老人一眼。

    轻笑道:“老前辈,你家殿下都还没说话呢,你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,是不是显得对你家殿下有些不太尊重啊?”

    “狂妄小儿,不知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白发老人冷哼一声,直接一把抓向萧天南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看上去很缓慢,实际在动手之前,他已经用念力禁锢住了萧天南。

    白发老人三星上位神的修为,他念力全放,用以禁锢萧天南,自觉得萧天南绝无挣脱的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白发老人才动作如此缓慢地抓向萧天南,企图让他感受一下来自于上位神强者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萧天南一开始的确是没有反抗,任由这白发老人用念力将他禁锢住。

    当然,此举并不是萧天南想要隐藏实力,而是他想确认一下这白发老人究竟有多强的修为。

    等到确认白发老人是三星上位神的修为后,萧天南暗中让云天洛凝练了一道神符给他。

    云天洛以符道证得封号神王之境,他凝练的神符,绝对不是区区三星上位神能够抵挡得了的。

    所以白发老人的手刚碰到萧天南的脖子,萧天南从定神珠内转移到神宫之中的神符,立刻释放出强大的威能。

    云天洛给萧天南凝练的这道神符,名字叫“玄雷天斩符”。

    当神符威能被激发的一瞬间,一道紫色雷光立刻从萧天南眉心处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雷光化作长刀,瞬间将白发老人的整条右臂齐根斩断。

    白发老人惨叫一声,那紫色雷光如跗骨之蛆,依附在他右臂断口处,不断灼烧着他的骨肉。

    用肉眼可以看见,那紫色雷光正在一点一点地炼化白发老人的血肉和筋骨,被炼化的筋骨血肉全都化作黑色粉末,簌簌簌地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神符!封号神王的神符!”

    白发老人瞬间反应过来,连忙跪倒在地,不断磕头行礼道:“公子饶命!公子饶命!是老朽有眼无珠,冒犯了神裔,还请公子恕罪,饶了老朽这一条贱命……”

    从白发老人对萧天南动手,再到萧天南用神符之力斩断白发老人一条右臂。

    这整个过程其实也就几秒钟的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牧野鹏飞站在一旁,险些都没能反应得过来。

    刚刚白发老人对萧天南动手的时候,他就准备阻止白发老人了。

    因为直觉告诉牧野鹏飞,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可牧野鹏飞还没来得及开口,白发老人就吃了大亏,现在甚至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于是牧野鹏飞连忙对萧天南行礼道:“朋友,还请给我一点儿面子,先行放过我这位叔父可好?一会儿您需要我如何赔罪,我都绝无二话!”

    牧野鹏飞这一番话说完,萧天南丝毫没有为其所动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牧野鹏飞咬咬牙,一搂衣服的下摆,竟然准备萧天南跪下。

    萧天南有些意外地看了牧野鹏飞一眼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有想到,身份如此尊贵,言谈举止处处透露着骄傲的牧野鹏飞,竟然愿意为了一个下属给另外一个年轻人下跪。

    萧天南一把扶住牧野鹏飞,随后神宫之中的符体飞出来,直接将依附在白发老人断臂处的雷电之力吸尽。

    白发老人长舒一口气,整个人险些虚脱过去。

    好在他三星上位神的底子还在,强提一口大道之力,没让自己就此昏厥。

    牧野鹏飞见白发老人已经脱险,连忙从储物法宝中取了一颗品质不错的疗伤丹药塞进白发老人嘴中。白发老人服下丹药以后,气息显得平稳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强忍着巨大的痛苦,喘着大气对牧野鹏飞说了句:“多谢殿下,老奴有眼无知,冒犯神裔,给殿下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牧野鹏飞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白发老人又对萧天南行了一礼道:“多谢公子宽宏大量,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萧天南挑了挑眉,没有搭腔。

    他表现出来的身份,应该是一个封号神王的后裔。

    所以他得维持住自己的人设,表现得好像目空一切,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一般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好臭。”

    站在萧天南身后的杨小妹,一脸嫌弃地嘀咕了一声。

    萧天南他们低头一看,这才发现先前硬闯萧天南房间的那两名中年男子,竟然跪下地上被吓尿了。

    是真的已经尿出了,两个都尿了。

    萧天南眉头微皱,一脸的不悦。

    牧野鹏飞也是老脸一红,连忙挥手将这两名下属甩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连带着两名下属尿出来的液体,也一并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下属在外人面前丢这么大的脸,牧野鹏飞这个当主子的,自然也觉得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对萧天南说什么,萧天南已经冷着脸道:“先说清楚,这间房我可以不要了,你们要赔我一间干净的房间,并且不准比这间差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我不管你们是谁,本少爷都算是跟你们结下梁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,今天的事本来就是我们不对,现在我手底下的人又在兄台面前现这么大的丑,我牧野鹏飞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。

    请兄台放心,我立马让酒店方把我给自己订的房间换给你,然后你这间房……我住了!”

    牧野鹏飞咬牙道。

    萧天南看了牧野鹏飞一眼,对于牧野鹏飞这处理方式,他倒是挺欣赏的。

    其实牧野鹏飞完全可以让酒店方再给他换一间房的,虽然这房间谈不上什么脏不脏的问题,但毕竟自己手底下的人在这里吃了大亏,现了大丑,怎么看都算是个耻辱之地。

    而牧野鹏飞却愿意入住这间房,这代表着他愿意与自己的下属荣辱与共,这份胸怀和气度,萧天南还是第一次在原界皇族子弟身上看见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会觉得牧野鹏飞在装,在刻意的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但萧天南知道,牧野鹏飞其实压根儿就不需要装。

    以牧野鹏飞的出身和背景,一个三星上位神,两个下位神,他完全被必要放在心上,就算这三个人全死了,他父母和他外公,都有能力给他配备更强的随从。

    萧天南在见到牧野鹏飞之前,其实对这家伙没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说得准确一些,萧天南是对大部分的原界贵族后裔,都没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身上的通病就是嚣张跋扈,不把非贵族的人命当命看。

    两相对比一下,牧野鹏飞这家伙倒是有几分不一样。

    萧天南原本还想整治牧野鹏飞一下,现在倒是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一脸傲娇地点了点头,淡漠道:“那走吧,带我去看一看你提前订的那间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牧野鹏飞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叫了牧野鹏飞一声,随后颇为忌惮地看了一眼萧天南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白发老者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明显,萧天南身份不明,来历不凡,身上又带着连他都抵挡不住的杀伐神符。

    牧野鹏飞单独跟他离开,万一萧天南想对他不利,牧野鹏飞岂不是凶多吉少?

    牧野鹏飞摇头,微微笑道:“白老你放心,我相信自己的直觉,我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你先呆在这房间好好疗伤,一会儿等阿大和阿三反思完自己的过错后,让他们过来给这位兄台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白老见牧野鹏飞心意已决,也就没再多劝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牧野鹏飞身后也有封号神王存在,并且还不止一个,真要想杀他的话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萧天南刚才的房间是天字2号房,而牧野鹏飞给他自己订的房间,正是天字1号房。

    天字1号房的装修布置,比天字2号房要好出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杨小妹一进入这间房,整个人立刻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萧天南揉了揉杨小妹的小脑袋瓜,笑着问道:“怎么样小妹,喜欢这间房吗?”

    杨小妹用力地点着头,感叹道:“这房子好大,好漂亮啊,我今晚真的可以住在这儿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想住哪间就住哪间,现在你就可以去挑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萧天南松手放杨小妹离开,杨小妹神情雀跃,但又带着一丝丝拘谨,小心翼翼地在房间里转悠。

    一旁的牧野鹏飞忍不住问萧天南:“兄台,这小姑娘和你的关系是?”

    萧天南笑了笑,看着杨小妹道:“进城的时候,遇到他父亲正在卖她,觉得她可怜,于是把她买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牧野鹏飞点点头,颇为由衷地感慨:“像兄台这样的出身和背景,能够有如此宽仁之心,在这原界实在是不多见。”

    萧天南呵呵一笑,对牧野鹏飞道:“世子殿下也是我见过的贵族后裔中,颇有胸怀和气度的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能得到兄台这句称赞,我深感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还没请教兄台高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叫我‘江然’吧,我是偷偷跑出来的,暂时不便告诉你真实姓名。”

    牧野鹏飞点了点头,对于萧天南这番说辞并没有太多别的反应。

    封号神王的后裔,改头换面,隐姓埋名跑出来玩儿,这种事在牧野鹏飞他们这个圈子里实在是太常见了。

    当然牧野鹏飞也不是说一点儿怀疑都没有,他还是略带试探地问了萧天南一句:“玄天神国如此之大,江然为什么会有兴趣跑来霸神域游玩儿呢?”

    萧天南笑了笑,神色有些怪异地看了牧野鹏飞一眼。

    牧野鹏飞微微一怔,指着自己的鼻子问:“莫非跟我有关?”

    萧天南点头,“我听说虚界有一位新晋封号神王的弟子,即将来到原界和大皇子殿下的长子进行一场比试,胜者将有资格迎娶霸神冕下最宠爱的孙女。

    于是乎我就想来看看,那位霸神冕下最宠爱的孙女究竟有多漂亮,竟然能够惹得两大俊杰为她大打出手。”

    牧野鹏飞苦笑连连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这事儿说到底,跟雷钢锋漂不漂亮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利益的问题。

    牧野鹏飞娶了雷钢锋,等于为他父亲赢得霸神家族的支持。

    然后牧野青璇再想办法嫁给萧天南,牧野长空等于又得到了太玄星系的支持。

    真要是牧野长空的计划全部实现,那监国皇子一位,估计真能决出归属了。

    可类似这样的算计,牧野鹏飞就算再耿直,也不可能对外人说出口。

    所以他除了苦笑以外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萧天南见牧野鹏飞直接尬住了,当即转移话题道:“好了好了,今天我与殿下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要是殿下赏脸的话,一会儿我请殿下喝两杯如何?”

    “江然兄愿意请我喝酒,那我自然是求之不得。不过还请江然兄别叫我什么‘殿下’了,直接称呼我的名字,‘鹏飞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鹏飞兄。”

    “江然兄。”

    萧天南和牧野鹏飞客套一番后,牧野鹏飞主动告辞。

    二人约定一会儿就酒店七楼的玩乐地喝酒,随后牧野鹏飞准备离开萧天南的房间。

    萧天南目送牧野鹏飞离开,在牧野鹏飞手打开房门准备出去的时候,他头顶的天花板上突然滴了一滴水下来。

    萧天南眉头一皱,低喝道:“鹏飞兄小心!”

    牧野鹏飞听萧天南这么一喊,也不管是否有什么异样,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刚刚从天花板上滴下来的那一滴水,直接幻化成一个“水人”。

    “水人”手中握着一把由水凝聚而成的长剑,长剑没入地面,接着水浪四起,转瞬之间整个房间都被水浪形成的水帘封锁住了。

    杨小妹被这突然发生的变故吓得惊声尖叫。

    萧天南右手一挥,一个玉瓶直接将杨小妹摄入其中,暂时性地保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恰好在这个时候,牧野鹏飞和“水人”对拼了一记。

    “水人”修为强大,牧野鹏飞直接被打吐了血。

    不过目测牧野鹏飞伤势并不算重,多半是因为他身上某件保命法宝被激活了,所以替他挡住了大部分的伤害。

    此时可以看见,一层厚厚的金色宝光包裹着牧野鹏飞全身,牧野鹏飞也不敢再和“水人”硬拼了,他一边在房价内闪躲腾挪,一边大喊着:“江然兄小心,这是一个修炼水道的神王境强者!”

    水道神王?

    萧天南打量了“水人”一眼,心里有些好奇,这家伙是谁派来的?大手笔啊,这是当真想要灭了牧野鹏飞?

    咻!

    萧天南还在好奇之际,突然一杆水枪朝着面部射来。

    水枪来势极快,不过刚到萧天南身前一米距离处时,突然就停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萧天南伸出右手食指,轻轻在水枪的枪尖上点了一下。

    水枪立刻化作坚冰,直接掉在地上砸碎。

    正在追击牧野鹏飞的“水人”停顿了一下,它皱眉看向萧天南。

    萧天南一脸不悦地怒骂:“我草你奶奶个腿儿的,老子站在这里又没招惹你,你干嘛对老子下死手?觉得老子好欺负是吧?”

    萧天南右手一挥,一连三道神符飞出。

    神符直奔“水人”飞出,“水人”明显感觉到了萧天南这三道神符的威力,连忙在身前竖起了数道水墙。

    水墙直接被萧天南的三道神符撞散,最终水雾升腾,整个房间由于被水雾笼罩,变得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下一秒水雾散开,房间内干干净净,再也看不见一滴水。

    就连牧野鹏飞先前吐出的那一口鲜血,此刻也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企图暗杀牧野鹏飞的水道神王已经逃走。

    牧野鹏飞神念散开,感应到四下无人以后,长松一口气,一屁股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有气无力地对萧天南道:“江然兄,多谢你的救命之恩。”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